首頁
ECFA時代兩岸經貿大戰略
2011-05-19 ~ 2011-05-19
Facebook qrcode QRCode
ECFA時代兩岸經貿大戰略
ECFA時代兩岸經貿大戰略

主持:亞太台商聯合總會潘漢唐總會長

主講:尹啟銘政務委員

主辦:光華新聞文化中心、遠東貿易服務中心、亞太台商聯合總會

地點: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演講廳

演講內容摘要:

  1986年開始台灣整個經濟發展的環境面臨很大的挑戰,這個時候就有很多企業界到大陸去投資了,但是正式開放是到1990年10月的時候。1996年李登輝總統提出對大陸的投資一定要戒急用忍,到了陳水扁總統的時候,轉變成「積極開放,有效管理」,到了2006年7月召開「台灣經濟永續會議」之後,又變成「積極管理、有效開放」。

  剛開始的時候,台灣到中國大陸的投資不能直接到中國大陸,一定要透過第三地,即使到了今天,香港還是有很多台商作為營運中心的基地,兩岸的貨品亦要透過間接的方式。

  2000年時大陸的產品開放到台灣,農產品計有479項,可是8年後卻開放將近1,000項,比例從27%到63%,除了對農產品大幅度開放,工業產品也從5,000多項開放到7,000多項,由64%到84%, 兩方面總計來看是從55%變成80%。反而近3年來開放的比較少,為什麼數字會往下降呢?主要是過程中我們把貨品重新分類,所以數目字會有一些調整。

  從1990到2000年核准到中國大陸投資的金額才153億美金左右,但8年後增加了537億美金,共累積690億美金,增加了3.5倍,這個時候連ECFA的觀念都還沒有。













  對大陸出口的依存度方面,在2000年的時候出口只有佔17%,也就是台灣出口100元,其中有17元到中國大陸,但是到了2008年的時候就有29元;進口依存度方面,中國大陸佔整個台灣的比重很低,從4.1%增加到13.1%,因為台灣開放大陸進口還是有很多限制,其實真正讓台灣一面倒的情況是在2000年到2008年的時間;另在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方面2000年的時候只有13%,到了2008年變成了47%。

  2008年5月20日後我們開啟兩岸合作契機。第一個是兩岸開始恢復協商的制度就是「江陳會談」,兩岸有什麼問題都可拿到「江陳會談」的協談機制,協商之後訂出協議,其中跟經濟發展比較有關係的是兩岸的空運、海運、郵政,就是三通,其他還有旅遊,開放大陸人民去台灣,還有智財權的保護合作,金融、醫藥衛生方面也簽了協議等等,這個就是兩岸建立互信合作的一個基礎;第三個是法規鬆綁,這方面雙方不要訂協議,台灣單方面就可以做;最後還做一個兩岸產業合作交流-「搭橋計畫」,跟大家講一個理念,大陸來香港上市的公司都很大,如果能夠把他們跟台灣的中小企業結合在一起,雙方面不是一加一大於二,是一加一大於N,那個N是自己去想像。

  兩岸之間已經創造出什麼局勢出來?第一層是交通的平台讓兩岸可以直航;第二層是兩岸制度化的往來,一邊對大陸的法規在鬆綁,兩岸建立各種合作的協議,智慧財產權等等,另一邊以ECFA加速自由化;最上層我們推動兩岸的「搭橋專案」,就像男生與女生,讓他們結合成好的朋友。

  ECFA是一個架構性的協議,在 2010年時 Asia東協的10個國家與中國大陸開始推展全面性的自由貿易,台灣遭遇到非常大的競爭壓力,所以台灣沒有時間浪費與大陸談判,台灣只能用一個framework plus early harvest(早期收穫清單)的方式來做,它的本文包括五章、十六條,序言、總則、貿易與投資、經濟合作、早期收穫清單及其他,底下有五個附件,包括了貨品貿易與服務貿易,其中貨品與服務貿易的重點就是早期收穫清單,貨品貿易要符合早期收穫清單需有原產地證明,服務貿易方面要有服務者提供定義,然後再加上一個防衛措施。

  ECFA重要的關鍵有兩個部分,第一個是因為它是一個架構(framework),貨品貿易、服務貿易、投資與爭端解決等4個協議都沒談內容,現在要繼續談,在協議生效以後6個月內儘速完成。第二是早期收穫清單,我們的產品到大陸可以減免關稅有539項,大陸的產品到台灣可以減免關稅只有267項,比例是2:1,這539項出口到中國大陸是138億美金,大陸有267項到台灣有29億美金,是4.84:1;除了這4個協議是關鍵之外,ECFA的第六條其中的第六項經濟合作是關鍵所在,就是兩岸之間已經可以利用ECFA進行雙方產業合作布局和重點領域,推動重大項目合作,協調解決雙方產業合作中出現的問題,這充滿了無限合作的機會。

  兩岸之間邁進長期穩定發展的趨勢有什麼樣的意涵(implications)?第一、有利企業長期投資發展,第二、有利發展台灣優勢條件,第三、有利掌握大陸新興商機,第四、有利跨國企業台灣為門戶、合作夥伴,第五、以 ECFA為基礎建立兩岸特色的產業合作模式,其中第六條的第六項才是真正關鍵的東西。

  現在我們如何定位中國?第一個是市場,過去台灣是以中國大陸為一個生產基地,接下來台灣必須以中國大陸作為一個市場,大陸有很好的市場機會,台灣有很好的創新能力,我一直在強調兩岸要創造商機,不是去看商機,而且是看大陸有什麼困難、問題,台灣能夠幫忙解決才是真正的商機,這就是ECFA的第六條所強調的地方。







影片連結>>

相關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