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從「海角七號」走到「賽德克.巴萊」
2011-03-23 ~ 2011-03-23
Facebook qrcode QRCode
從「海角七號」走到「賽德克.巴萊」
從「海角七號」走到「賽德克.巴萊」

主持人: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羅智成主任

座談人:「海角七號」、「賽德克.巴萊」魏德聖導演
     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舒琪院長

主辦:光華新聞文化中心
   曙光影視發行有限公司

地點:光華新聞文化中心

演講內容摘要:

舒琪院長:為什麼想到拍這個長片,最初那個念頭是哪裡來的?這個電影內容吸引的地方是感情或是情結?

魏德聖導演: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做「大片」,吸引更多的目光,只要吸引到目光,就會有機會。我必須為這部電影找一個漂亮的出發點,是屬於一種自然信仰的東西,就是一個信仰彩虹的族群,跟一個信仰太陽的族群,有一天在台灣的山區遭遇,為了彼此的信仰而戰,但是他們忘記了他們信仰的是同一片天空,其實我們用一個高的角度去詮釋這些原住民反抗的原因,是他要向他的祖靈證明他是一個英勇的人,我知道一定會輸,甚至被滅族。全世界的英雄主義都是在講自由、求身體的自由,求後代子孫的自由,可是這個族群不一樣,他們信仰彩虹的盡頭,還有一個肥美的獵場,只有英勇的靈魂才可以尋獲那個獵場,換成我們現在的思考就是你要上天堂,還是下地獄,所以這些人發動戰爭的目的,不是對日本的仇恨,而且對我要向祖靈證明我是英勇的靈魂,在有生之年對獵場做過最大的守護,這是很自然的動機,一個信仰對信仰的問題,文化上的衝突,產生一個歷史的史詩。當我找到這個觀點的時候,非常地亢奮,終於找到與全世界詮譯英雄主義不一樣的觀點,他們求的是死後靈魂的自由,不是身體的自由。

舒琪院長:你在我們學校講「海角七號」的時候,只有你與製片知道拍到沒錢,但還可以一直撐下去,但是這個片子是五倍長,如何撐下去呢?

魏德聖導演:這個是瞞不住的,「海角七號」是瞞得住,沒有人知道狀況,那時用這句話-「錢沒有進來,馬上就進來」,兩個月只要騙一次就好了,可是這次要騙幾個月,更糟的是瞞不了人。我向他們說:「我們再做一件全世界都做不到的事情,我撐不來了要他們幫忙,但我一定不會欠你們錢,我會欠有錢人的錢,可是我不會欠你這些付出勞力大的錢,我欠這個人一千萬,我只有一個債主,你們放心我會這麼做。」這是說服他們的話,但是還好台灣的郭老闆救援成功,解決所有財務問題。

相關圖片